年龄最小“和平鸽”2天学会所有动作

2月4日晚,在北京2022年冬奥会开幕式上,几百个孩子举着“和平鸽”,从不同的方向穿越国家体育场(鸟巢)。其中,有个小小的身影在奋力奔跑,她是这个环节中年龄最小的孩子,只有7岁。

她叫张楚仪,是北京市东四九条小学一年级小学生。其实,她不止参演了《雪花》这一个节目,还和东四九条小学金帆舞蹈团的另外30多个孩子一起参与了开场舞等环节。

和开幕式表演中活力四射的状态不同,记者在东四九条小学见到张楚仪时,她安安静静的,梳着高高的丸子头,透着一股学舞蹈的孩子身上特有的灵气。

因为去年在电视上看过夏季奥运会,她对冬奥大概有一些了解。但冬奥对国家和每一个人意味着什么?7岁的张楚仪理解并不十分透彻。

训练时,老师强调,这次机会一定要珍惜,“世界顶尖的舞台,全球瞩目的盛会,也许人生中只能赶上这一次。”张楚仪听完眨眨眼,这句听懂了。

任务来得很突然。张楚仪去年9月刚上小学一年级,10月就跟着学校金帆舞蹈团开始了冬奥开幕式节目排练。在上小学之前,张楚仪是蓝天幼儿园艺术团的成员,有过表演经验。入校时恰逢金帆舞蹈团遴选,张楚仪一眼就被老师们相中,那时她只有6岁。

这次带队完成任务的,是东四九条小学艺教办主任、金帆舞蹈团团长刘媛。在她眼里,张楚仪和大多数孩子不太一样,腼腆、不怎么爱笑,但格外努力认真,对自己要求极高。

团里不少是五六年级的大孩子,和姐姐们相比,一年级的张楚仪经验相对较少。“开始排练的时候,通过她的表情能看出来,她一直在记,在不停思考。”东四九条小学外聘舞蹈专业指导教师冯斯斯注意到,直到去年12月份,张楚仪熟练掌握了全部动作技巧,脸上表情才开始活起来了。

每一次排练,表演都会有调整,或是加入了新内容,或是队形动作有改变,孩子们要一遍一遍重新记忆,这是个不小的考验,一松懈就跳错了。但张楚仪一直保持注意力高度集中。“她完成得很出色,没有任何脱节,动作很舒展,呈现出来的艺术感受也比较完美。”冯斯斯评价道。

导演将这个环节定义为“中国行进式广场舞”。全程35分钟,选取了20多首大众耳熟能详的音乐,让每个年龄段的人都能充分表达热情。《万疆》《萱草花》《站在草原望北京》《好儿好女好家园》……提到这个环节,张楚仪一边哼唱着,一边按捺不住地伸出小手比划起来。

“有点沉。”张楚仪身形瘦小,小鸽子道具比她高一头。道具是一根长长的金属管,一端连着一只气球“小白鸽”,内置电路、充气装置等,对一个7岁的孩子来说,是有些重。

每次排练结束,大家都会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两手把小鸽子道具往肩膀上一扛,用刘媛的话说,“像在农田里干活扛锄头似的。”这成了张楚仪的招牌动作。

张楚仪本来没有参演《雪花》节目。2022年元旦,团长刘媛临时接到任务,开幕式这一节目要扩大演员规模,东四九条小学金帆舞蹈团和另外四支来自其他学校的金帆团一起被抽调加入其中。

此前该节目已经进行了2个多月的排练。刘媛告诉记者,为了跟上进度,新加入的5支金帆团用了2天时间,就把之前所有动作都学会了。

除了时间紧迫,表演本身难度也不小。刘媛说,节目配乐是三拍子节奏,从“一哒哒”开始,在“八哒哒”结束之前,张楚仪要举着道具纵穿整个鸟巢。要知道,根据官方数据,椭圆形的国家体育场“鸟巢”长轴有332.3米,短轴也有296.4米。而且穿越的过程中,演员要有表演、有动作,还要自然。

为了达到导演想要的“浪漫”和“自然”效果,这个节目的队形和移动路线一直在调整,张楚仪已经记不清改了多少次。

“基本上每次训练都会按照新的路线。”刘媛举例称,也许之前是纵向跑,现在变成横向跑;也许之前编号是1,后来变成3;也许之前是“一哒哒”就上场,后来变成了“三哒哒”才上场……每次变化都要记清楚,还要在地面没有点位标和引导线的情况下,最终回归一个心形造型,位置必须准确。

这怎么才能做到?“练习太多遍了。”刘媛说,经过多次训练,孩子们已经形成了“肌肉记忆”,不管移动到什么位置,最终都能回到造型的准确位置上。

舞蹈是残酷的艺术。刘媛说,平时在金帆团大量的训练中,孩子们已经学会了自我管理。

下雪的时候,场地内还会有积雪和薄冰。有一次,张楚仪要从场地的一头迅速转换到另一头。她跟在其他孩子后面拼命奔跑,脚底一滑不小心摔了个跟头。刘媛当时看到,张楚仪面部表情已经扭曲到要哭的边缘,但是最后忍住了,还不忘摆“造型”,接下来还有20多分钟,她照常跳着。

张楚仪妈妈看到,孩子非常认线乖乖爬起来穿衣服,和团里的姐姐们相处得很融洽,觉得孩子经过这次历练长大了不少。

“经历了这些,孩子们以后人生中遇到任何困难,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了。”刘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