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操为何成为体育课后服务应设课程之一

新华社北京7月7日电(记者李嘉、王镜宇)国家体育总局办公厅、教育部办公厅与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厅日前下发《关于提升学校体育课后服务水平 促进中小学生健康成长的通知》,将啦啦操与足篮排、乒乓球、羽毛球、田径等项目一起列为体育课后服务活动课程应设项目。

节奏动感的音乐,青春洋溢的舞步;作为一个新兴项目,啦啦操近年来风靡国内中小学,各类赛事在全国遍地开花,成为校园里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中国中学生体育协会(中体协)操舞分会秘书长、北京一零一中学教师马建介绍说,啦啦操项目在校园里普及得非常快,因为它普适性强,对场地、器材和学生的身体条件要求不高,可以面向全体学生。

4月8日,啦啦操队员在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分校“团结杯”排球·啦啦操联赛上表演。新华社记者殷刚摄

马建表示,啦啦操分为舞蹈啦啦操和技巧啦啦操,舞蹈啦啦操相对简单易上手,推广普及比较容易,人数上既可以是两个人的小团体也可以是上千人参与,加上服装、音乐的配合,感染力强,适合在大课间开展或者在校园活动中表演,成为校园文化的一部分。

郑州市中小学操舞协会秘书长巩凡介绍说:“啦啦操在郑州开展得非常好,全市有280支学校代表队,参与人数超过3000人,几乎每个学校都有啦啦操社团。”

宁夏回族自治区学生体育艺术协会两操分会负责人、银川一中教师朱桃介绍说:“宁夏从2018年至今举办了两届阳光体育大课间评选活动,其中啦啦操也是大课间项目之一,全自治区几乎每所学校都做啦啦操。银川一中每个年级在运动会期间会有啦啦操比赛,全年级近千人一起做啦啦操。”

她表示:“相比传统的广播体操,啦啦操运动强度适中,音乐节奏感强,学生之间有互动,提升了整体氛围,所以特别受学生们欢迎。”

马建说:“啦啦操项目2020年被纳入中小学比赛体系里,去年中体协举办了线上比赛,虽然因疫情原因筹备时间比较仓促,从发通知到比赛仅有1个月时间,但还是有151所中小学的5000多人参加了比赛。”

啦啦操在国内的蓬勃发展离不开赛事的支撑。从校级、区级比赛,到市级、省级、全国性赛事层层铺开。在中体协专注中小学校园赛事体系的同时,中国蹦床与技巧协会啦啦操分会每年也针对在校学生组织大量比赛。一些成绩突出的队伍还有机会参加啦啦操世锦赛等国际性赛事。

啦啦操项目最初进入国内时,定位更多是篮球场上比赛中断时的一种表演形式。如今,虽然一些学校的队伍依旧沿用着“啦啦队”的名称,但啦啦操已逐渐告别为其他项目加油助威的“绿叶”身份,成为校园体育的“新宠”。

成立于2005年的广东省番禺中学啦啦队建队的契机就是因为篮球,如今已经从最初的课后社团发展为校运动队,获得过多项全国性奖项,在2009年、2011年两次代表中国赴美国参加世界啦啦操锦标赛。

番禺中学啦啦队教练李茜从2020年起担任中体协操舞分会啦啦操项目负责人。她说:“啦啦操比赛非常多,有广东省、广州市的比赛,也有全国啦啦操联赛这样的全国性比赛,全国中会这类综合赛事也设有啦啦操项目。”

郑州市第十四高级中学的“飞象啦啦队”2006年建队,每年都会参加国内各级比赛,先后四次赴美国参加啦啦操世锦赛。

曾是专业体操运动员,如今是“飞象啦啦队”教练的巩凡说:“参加比赛开阔了孩子们的视野。在中学时期就能参加世界大赛,特别能激发孩子们的动力。”

“飞象啦啦队”的成功受益于当地政策。巩凡介绍,在教育局和学校支持下,郑州市第十四高级中学在中考时可以招收啦啦操特长生,每一年级30到40人,编入啦啦操专业班,按照专业课的模式练习舞蹈啦啦操和技巧啦啦操。

“个别高校有艺术类考试招收啦啦操特长生。我们的学生在高三时有一部分可以通过艺术类考试进入高校,还有的可以转到体操技巧、艺术体操等体操项目,获得这些项目的等级运动员资格,再通过体育特长考试进入高校。”巩凡说。

不过,能够通过啦啦操升学的毕竟只是极少一部分,更多学生练习啦啦操还是从兴趣出发。在繁重的课业面前,兴趣爱好难免受到影响。

2020年12月1日,格致初中六年级的学生们在学习啦啦操。新华社记者刘颖摄

李茜表示,番禺中学啦啦队的学生在高三大多会选择离队,专注高考。但让她骄傲的是,不少人进入大学后会回归啦啦操,加入校队或自己组建队伍,让啦啦操在更多的大学校园里落地生根,蓬勃发展。

马建说,类似啦啦操这样的校园体育项目的发展也反映了时代的发展和政策的变迁。拿北京一零一中学来讲,1963年学校搞业余训练组建了体操队,以单双杠为主,后来又根据高水平运动员招生政策的变化办过艺术体操队和健美操队。两年以前,高校高水平运动队不再招收健美操项目的运动员,学校把发展方向转向了啦啦操。

2021年4月29日,在石家庄市华兴小学,学生们参加校园啦啦操比赛。新华社发梁子栋摄

“校园体育的发展是以学生为核心,啦啦操的兴起主要还是因为入门容易、学生们感兴趣。随着时代发展,也许将来会有新的项目取代啦啦操,这都是很自然的事情,”马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