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长津湖水门桥”同等壮烈这2场战斗打出2大军事奇迹

刚刚过去的春节电影档里,《长津湖之水门桥》讲述了我志愿军为歼灭美陆战第一师,突袭炸毁水门桥,在军事装备、后勤保障水平存在明显代差的情况下,以无比坚强的精神和钢铁意志,三次成功炸毁水门桥,表现了我志愿军不畏强敌、敢打必胜的决心和信心,向全世界展现了中国人民为祖国母亲的安危,敢于赴汤蹈火的决死精神和勇气。

其实,“长津湖水门桥之战”只是志愿军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众多战斗中的一个,在志愿军入朝作战的第二次战役中,还有2场战斗同“长津湖水门桥之战”同等壮烈,并且打出了我军引以为豪的2大军事奇迹。

我志愿军入朝后迅速取得第一次战役的胜利,麦克阿瑟在探明了自己所面临的强劲对手后,依然狂傲地决定发动所谓的“圣诞节攻势”。于是,志愿军和美军东西两线全面接火。

根据我志愿军“诱敌深入”的计划,为了延缓美军北进速度,以使我志愿军的调动有更多时间,同时进一步保护我军侧后翼安全,志愿军112师335团奉命抢占飞虎山阻击美军进攻的步伐。1950年11月4日,美第8集团军集结韩美两军,在数百架次飞机、60余门火炮支援下,向我志愿军阵地发起轮番攻击。

志愿军第335团以临时简易的工事为依托,在缺粮少弹的情况下坚守5天5夜。因为军事装备和武器存在严重代差,在敌军的立体攻击下,我志愿军最多一天要承受80多架美机、上百门大炮地毯式的轰炸,部分阵地几经失手又重新夺回。

战斗中,335团的志愿军战士主动与冲上阵地的美韩士兵展开白刃格斗。在历来重视格斗训练,拥有大无畏革命精神的我志愿军战士面前,手持先进武器的美朝士兵没有占到什么便宜,钢铁武器最终败在钢铁意志之下。

这场抗美援朝战场上以少胜多的白刃格斗,给美韩士兵留下深深地心理阴影。在战后的相关记载中,美韩士兵用4个字形容志愿军白刃格斗的气势,他们令人——“毛骨悚然”。

飞虎山之战,我志愿军第335团先后击退美韩军队连以上攻击57次,毙、伤、俘敌1800余人,胜利完成阻击任务,335团及团长范天恩从此扬名天下。我志愿军也付出了相应代价,守卫主阵地的335团2营阵亡者十之六七,其中5连3排只有3名战士生还。

第二次战役中,被我志愿军迎头痛击的美军,收敛起不可一世的嚣张气焰,不再继续北上向我志愿军发起决战,而是转头迅速南退。

最大限度地歼灭溃逃之敌,一向是我军拿手好攻。这一次,我志愿军同样制定了追击歼敌方案,首先是截断美军的溃逃后路。于是三所里、龙源里成为必争之地。我志愿军第38军奉命大迂回穿插抢占两地,以阻击溃逃之敌,第38军的113师承担起了这个重任。

在机械化军事装备几乎为零的情况下,如何跑在美军汽车轮子前率先拿下三所里、龙源里?第113师出了一个奇招——冒充韩军的溃逃部队,走大道、抄近路,成功避开美军飞机轰炸和骚扰,经14个小时70多公里急行军,最终依靠双腿跑嬴美军的汽车轮子,抢先一步成功占领三所里。随后,第113师的337团又抢在美军机械化部队前面,占领龙源里,彻底切断了美韩军队的退路。

美韩军队为打通三所里、龙源里的退路,在飞机支援下,以坦克部队为先头,向我志愿军阵地发动疯狂的突围战。在突围战打响前,联合国军西线集团军司令沃克认为,穿插到三所里、龙源里的我志愿军,应该是仓促赶到,兵力和防御纵深薄弱,不会阻碍美军按计划撤逃的步伐。

但是,沃克如果知道坚守在三所里的,是世上绝无仅有、具有最强硬钢铁骨头和意志的军队时,他一定不会如此自信,说不定还会感叹——撼天易,撼38军难!

因为,在飞虎山之战凯旋的、第38军112师335团的战士,已在美军溃逃的唯一通道松骨峰布下血肉城墙。

这场抗美援朝战争中最壮烈的战斗打响了!作困兽之斗的美军几乎释放出所有战力,战场一度陷入胶着之中,我志愿军战士付出了前所未有的重大人员伤亡的同时,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舍身取义、英勇牺牲,打光子弹了就与敌人展开肉搏战,负伤无法战斗后,就拉响最后一颗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松骨峰之战的壮烈,甚至打动了斯大林,他在战后看到相关报告后,流着泪说:这一支部队完全本利上“伟大”两个字。

美军在三所里冲锋十多次,始终无法突破我志愿军筑成的血肉城墙。等到发现通过三所里、龙源里突围,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计划后,美军被迫遗弃大量重装备,轻装转道突围,被我志愿军层层阻击,在付出巨大代价后退向了平壤。

38军依靠人腿,跑赢美军机械化部队,抢占有利地势、成功截断美军退路,打出了中国军人钢铁硬骨头的风采,被彭德怀嘉奖并获赞“万岁军”的称号。

抗美援朝战争第二次战役,起止时间为1950年11月7日至12月24日,我志愿军“诱敌深入”,让美韩等联军在一片迷惑中,错误判断我志愿军“怯战”。等美韩等联军进入预定战场后,我志愿军发起突然反击,彻底扭转整个朝鲜战局。战役中,我志愿军率先在西线师,打开战役缺口。随后,我志愿军第38、第42军分别向军隅里、三所里、顺川和肃川进攻,实行双迂回战术,切断美军第8集团军退路。美军历史上大名鼎鼎的第1军、陆战第1师等部队,都在第二次战役中尝到失败、溃逃的滋味。

柳潭里、下碣隅里、富盛里、古土里、新兴里、长津湖……都是第二次战役中,具有一定标志符号意义的地名,每个地名的背后都有一段或者数段值得大书特书的壮烈故事。

第二次战役,我志愿军收复“三八线”以北地区,美韩和联军东西两线全面溃败,平壤被收复,南浦、铁原、新溪、沙里院、元山、咸兴、兴南等也被收复。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死于撤退途中。飞虎山之战、万岁军之战、水门桥之战等等,都是第二战役的众多战斗中,具有代表性的重大战斗。此刻,让我们再一次自豪并自信地握紧双拳,高呼那句已经响彻了千年的民族强音——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勿谓言之不预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